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博客 自测工具
妈妈宝宝ipad App
妈宝网 首页 孕育宝典 育儿资讯 幼儿心理 查看内容

喜欢穿女装的男孩需要治疗吗?

2015-6-30 14:16| 发布者: 妈宝网| 查看: 667| 评论: 1

摘要: “每个月的治疗费是9300元,伙食费是1050元。3个月一个疗程,具体治疗时间看情况。”这是位于北京五环外的“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对“男孩角色错位治疗”的报价,他们会用心理治疗、军训、拓展、健身游泳和外出 ...




       “每个月的治疗费是9300元,伙食费是1050元。3个月一个疗程,具体治疗时间看情况。”这是位于北京五环外的“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对“男孩角色错位治疗”的报价,他们会用心理治疗、军训、拓展、健身游泳和外出参观等方式来矫正那些“有问题的男孩”。

这些男孩有什么“问题”?

       被送去基地治疗的男孩子年纪大概在12~20岁之间,理由千奇百怪,包括注重穿着、显得柔弱、笑不露齿、翘兰花指、说话声音小、喜欢留长发等等。其中有个基地学员的“罪名”居然是保养皮肤、轻声细语和摸母亲的头发——基地的“专家”表示, 15岁的男孩不该跟母亲有这种亲密行为,这说明他太过依恋母亲,没有形成自己独立人格,如果没有及时矫正,就会发展成性别角色认同完全错位。

这其实是非法行医

       这番话用物理学家泡利的话说,“不但不正确,甚至连错误都算不上”。爱迪生发现6000多种材料不适合做灯丝,那是错误。而不顾如今心理学的进展,用早被抛弃的百年前的“弗洛伊德哲学理论”来“治疗孩子”,那是非法行医。
首先,喜欢穿女装的男孩未必是“性别错位”。 哪怕真的“性别错位”了,“错位”本身也不是心理疾病,倒是亲友与周遭对此的反对、歧视等消极反应会引发心理疾病。如果一个性别焦虑症患者去求医,他需要治疗的也不是“错位”,而是可能发生的焦虑、抑郁等。

什么是跨性别者?

       我们一出生,父母医生等人就替我们定下了性别,那个性别叫“出生性别(natal gender)”。虽然没得挑拣,但大部分人长大后都能接受自己的出生性别,叫做Cisgender,勉强可以翻译成“顺性别者”。不能接受出生性别的这群就叫“跨性别者(Transgender)”。
跨性别者心理上抗拒自己的出生性别,但未必做变性手术。如果做了变性手术,生理上直接变成另一个性别,就叫“变性者(transsexual)”。还有一群心理上没觉得自己生错性别,单纯只是觉得打扮成其他性别很开心的,叫“易装者(Transvestite)”。很多伪娘只是易装者而已。

跨性别者≠同性恋者

       很多人会搞混跨性别者和同性恋者,其实,性别认同和性取向是两回事。性别认同是“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性别”,性取向是“你对什么性别感性趣”。LGBT(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一个集合用语)里,LGB是小众性取向,T是小众性别认同。一个人如果出生性别是男性,但选择成为女性,同时对男性感性趣,就是一名异性恋的跨性别者。

是“焦虑”,不是“障碍”

       左撇子与同性恋都曾被认为是“毛病,得治”。跨性别也不例外。
       1948年,美国有个“被困在男性身体里的女孩”,她的幸运之处在于,拥有一个希望帮助而非“矫正”自己孩子的母亲。正是这个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找到了著名性学家金赛(Alfred Kinsey),也引发了研究界对跨性别者的兴趣。1980年,美国精神医学学会(APA)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II)首次将“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正式列入疾病中,理由是虽有争议,但倘若不列入,跨性别者就难以获得与之相关的医疗保健服务。2013年,这本汇集诸多研究成果的手册出到了第五版,当初的“性别认同障碍”早已变成了“性别焦虑症(gender dysphoria)”,诊断标准必须满足“在出生性别与自己感受/表达的性别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并且“产生了临床上明显的烦恼,或明显削弱了在社交、学校、职业等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如果没有烦恼,没有功能削弱,就什么也不用治。

造成性别认同障碍的因素有哪些?

       性别认同的形成非常复杂,绝非是“自己瞎想出来的”。早在1999年,荷兰研究者就发现变性者与非变性者的大脑有解剖学结构差异。2011年,英国一个双生子研究发现,性取向的遗传度是25%,童年性别错位的遗传度是31%。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先天后天都会影响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但要问得更具体些,比如发育、内分泌、神经系统和爸爸去哪儿又分别有什么影响?抱歉,研究数据太少,难以得出结论。
       《手册》最后给性别焦虑症列出的可能风险因素少得可怜——环境?有长兄的男孩似乎更可能性别焦虑。遗传?只知道那些在46条正常染色体外多出一对XY染色体的Swyer 综合征患者,如果在胎儿阶段暴露于高雄激素环境里,出生后又被当成女性养育,那么性别焦虑的风险会上升。
       由于2~4岁是性别认知形成的重要阶段,确实很多人猜想这段时间的家庭环境会改变未来的性别认知。2012年美国一个研究发现,儿童的性别错位(Gender Nonconformity)可能源于与父母关系疏远、遭受虐待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不过,研究者也指出,注意孩子的性别错位问题,是因为那是“孩子可能处在糟糕环境里”的指标,儿科医生和社会遇到时要注意这样的孩子是否正遭遇家人虐待,是否需要介入干预。研究目的是为了保护孩子不受伤害,不是为了让孩子“从错变对”。

如何发现孩子是否存在性别焦虑?

       据统计,出生时是男孩子的,性别焦虑症患病率在万分之一左右。出生时是女孩子的,性别焦虑症患病率在五万分之一左右。
       如果注意观察的话,早在2岁时,部分小孩就会表现出性别焦虑症。如果强迫有性别焦虑症的小孩打扮成出生性别,他们可能会剧烈反抗,拒绝上学,也不跟小伙伴玩。到了青春期,第二性征开始发育时,有些孩子会希望把这些性征藏起来,有的男孩刮腿毛,有的女孩硬束胸。到了成年时,有些人甚至会厌恶自己的生殖器官,不愿被伴侣看到或碰触。

孩子性别焦虑了,怎么办?

       遗憾的是,目前对干预手段的研究结果不多,用APA的话说,“缺乏足够长时间的追踪研究”,因此难以判断。而家长目前最好的办法,可能是先对小孩采取“观察式等待”。据统计,男孩小时候如有性别焦虑症,持续到成年的几率大概在2.2%~30%。女孩小时候如有性别焦虑症,持续到成年的几率大概是12%~50%。可见,大部分性别焦虑症其实会随着成长消失。只要倾听他们曾经遭遇的委屈和无措,为他们提供一个友善的环境。等成年之后,跨性别者通常能更好地让自己和外界和平共处,比如易装改名,结交同样心理性别的朋友,于是更少抑郁,也更少焦虑。
       如果性别焦虑症一直难以缓解,可以先选择激素疗法,帮助抑制那些“不想要”的第二性征,加强一些“想要”的第二性征。据2011年美国在400个变性者身上的研究,那些接受激素疗法的变性者,抑郁、焦虑、压力都更少,生活质量则更高。
       如果激素疗法还不足够,接受完整专业的身心评估后,评估结论是变性手术会改善心理健康情况,那么就应该鼓励性别焦虑者进行变性手术。当然,手术前必须先处理好其他可能存在的心理疾病,确保手术意愿真实可靠。再强调一次,“跨性别者”必须是清醒状态下不适应自己先天性别的人,受其他疾病如精神分裂症影响而“相信自己是另一性别”的不算,还有人因为审美或者健康原因接受阉割,也并非真正的跨性别者。
       以上,就是目前APA对性别焦虑症的治疗建议。
       所有的治疗——行为疗法也好、谈话疗法也好、药物也好——目的都是为了提升人的幸福水平,不是让人去符合一个“正常之模板”。那些致力于让别人痛苦地变“正常”的人,应该先治疗自己的狭隘与无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绝对化 2015-7-24 14:22
不想找點事情打發時間呢,想不想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呢,想不想隨心所欲的買東西呢,一天80- 300不等,想就行動吧,來瞭解也不會損失什麼,聯繫寇1390396908詢問詳情

查看全部评论(1)

友情链接>>摇篮网杂志铺微童星亲润盐妈网母爱多家庭医生在线美华妇儿服务北京宝岛妇产科医院七田真本来生活宝宝地带佑子堂

网站地图|小黑屋|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妈宝网 ( 鲁ICP备14033645号-2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其他使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