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博客 自测工具
妈妈宝宝ipad App
妈宝网 首页 孕育宝典 育儿资讯 幼儿心理 查看内容

孩子,我该不该救你?

2015-7-1 15:41| 发布者: 妈宝网| 查看: 847| 评论: 0

摘要: 当前医患关系紧张,病人常以为医生不负责任,其实,医患之间更需要互相理解。今天,我们采访了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田永吉,听他讲了一段作为医生,在抢救一个孩子过程中的心路历程: “到底应不应该放弃这个孩 ...



       当前医患关系紧张,病人常以为医生不负责任,其实,医患之间更需要互相理解。今天,我们采访了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田永吉,听他讲了一段作为医生,在抢救一个孩子过程中的心路历程:
       “到底应不应该放弃这个孩子的治疗呢?”
  这是去年,我面对一个叫彤彤(化名)的患儿时,想得最多也是最纠结的问题。

情况堪忧的彤彤

  彤彤是一个来自黑龙江的2岁女孩,因患高位颈髓内肿瘤,在当地多家医院均未能有效治疗,最终来到我所在的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就诊、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但因孩子入院时身体状况极差,术后却感染了真菌性脑炎。这是一种罕见且死亡率极高的颅内感染,偏偏孩子又对特效药无法耐受。就这样,彤彤精神日渐萎靡,体温超过40摄氏度,情况堪忧。
  下一步要怎么治疗呢?就在我们几个医生为孩子下一步治疗方案攻关时,一天下午,孩子的父母突然来找我。“大夫,我们决定不治了。”彤彤的父亲几乎是强忍着哭泣,说出了这样一句让我颇感意外的话。
  “为什么?”
  面对我的疑问,他们道出了缘由:这对二十出头的夫妇来自农村,家境并不富裕的他们当初为了结婚已欠债累累。自从彤彤患病,一年多来为孩子看病,他们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生活已不堪重负……
  谈到最后,这对夫妻各自抹了抹泪水,微微吸了口气,像终于下了决心似地对我说:“大夫,我们已经从东北乡下一直到了北京最好的医院,你们来了那么多专家会诊,手术也很成功,可孩子身体太弱了,这不怪你们。治好的希望不大了,家里也实在找不到钱了,所以就让我们把孩子抱回去吧,我们还年轻,将来可以再要一个。”
  谈话至此,双方陷入一片沉默。
  通过和这个家庭两个多月的接触,我能理解他们的处境。但作为一名医生,我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彤彤目前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坚持治疗的最后结局极可能是人财两空。但另一方面,彤彤所患的并不是恶性肿瘤,只要解决好真菌性感染的问题,孩子就能恢复健康,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怎能轻言放弃呢?
  情急之下,我对彤彤的父母说:“孩子得的毕竟是良性的病,再坚持一下吧,医生都没放弃呢。”
  孩子的妈妈噙着眼泪点点头:“好吧,我们还是听大夫的,再咬牙坚持试试吧。”

咬牙坚持的“不放弃”

  家属的“配合”,本该让我这个主治医生感到高兴。但冷静之后,我却无比纠结:彤彤目前的身体状况极其糟糕,家属主动放弃治疗,作为医生应该干预吗?从人道主义角度而言,我的“劝阻”也许是对的,但目前谁都没有把握能治好孩子,如果再坚持一两个月,最终还是走向了最坏的结果,那时候这对夫妇会欠债更多、痛苦更大。这样的风险,是这个家庭能承受的吗?这对他们好吗?
  纠结还不止于此,如果家属要面对人财两空的最坏结果,会不会怪罪于我,索要赔偿,甚至失去理智?我知道这样想有些“自私”,但脑中闪过有关医闹、伤医的媒体报道,却着实让我忐忑不安。
  到底要怎么办?
  “关键时刻,医生冒点风险是值得的,你面对着无法重来一次的生命。”天坛医院副院长张力伟教授很多次结合亲身经历这样对我们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神经外科中心张俊廷主任总爱引用一位医生的墓志铭,此刻有了现实意义。
  “我们还是听大夫的”,彤彤父母对医生的信任,更让我觉得有责任鼓励家属和我一起再坚持坚持。

大团圆的结尾

  彤彤住院的半年,我内心备受煎熬:期盼、担忧、纠结……好在科里前辈都给予了帮助,小儿神经外科著名专家马振宇教授组织全中心会诊讨论,小儿神经外科专家甲戈主任亲自给彤彤做分流手术,我也下班一有空就去查找文献,开会遇到专家就请教经验。最终,孩子康复出院。
  一出悲喜剧,终以大团圆结尾,令人欣喜。但作为主治医生的我深知内中曲折,深感如履薄冰。虽然医生都会精益求精,希望病人顺利康复,体现医者自我价值,但医学终究是不确定、不完美的科学,无论医生还是患者,都要接受这种科学的局限性。
  然而当前医患关系紧张,很多家属不能接受治疗的“不成功”,更无法面对“人财两空”的现实,伤医极端事件频见报端,医闹之风愈演愈烈,让我和同行们人人自危。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在治愈希望渺茫的病例面前战战兢兢,也是人的本能反应。我想过,如果当时彤彤的父母表现得不依不饶,或是透露出怨恨的情绪,也许我的决定会截然不同。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患者及家属对医生的不信任,医护对患者及家属的提防,这种彼此僵持的局面,受损的不仅是患者,更使医学在面对疑难杂症时止步不前。这时,如果医生能和患者及家属多做一些“话疗”,多进行一些沟通,患者和家属又能对这种科学多一份理解,对这种职业多一些信任,医生才能不再畏手畏脚,愿意为哪怕渺茫的希望冒险前行。
  都说医患关系和医改的漫长与艰难有关,但杀医案件的频频发生、医疗场所暴力的滋长,难道仅仅简单而粗暴地归罪于医改进行时吗?难道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一日不解决、医改一日不完成,我们就要容忍医疗暴力的“存在即合理”吗?显然不是。医患关系更是一个关乎信任、关乎底线,需要耐下心来、从小做起的“大问题”。
  手术室之门见证了多少人间悲欢,我不希望它还要目睹医患之间的极端事件。请信任我们,作为曾在希波克拉底誓言前郑重起誓过的群体,我们的光荣与梦想,正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每一次手术室开门都成为亲人再团聚的通道;但也请给与我们理解,医学是有成功也有失败的科学;医生,往往只能“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摇篮网杂志铺微童星亲润盐妈网母爱多家庭医生在线美华妇儿服务北京宝岛妇产科医院七田真本来生活宝宝地带佑子堂

网站地图|小黑屋|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妈宝网 ( 鲁ICP备14033645号-2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其他使用
返回顶部